爱搜书小说 > 女生小说 > 龙舌之祸 > 第五百七十六章 算计与计算
    “不会!”击征走了过来,而丹歌子规也不再假装,四人牵起牵起手来,不需相顾,彼此是最完的信任。

    天子托腮看着这四人组,有些羡慕,多是无奈。他转身望向走来的家主风和,“最终是落在您的算计里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算计吧。”风和道,“实际上只是把我们的形势点明了。一夜之内,我们已经在禁地内见识到了情报组织毫不藏私的合作态度,将一切事情摆在明处,就是我风家和你们合作的态度。当然,和你合作的另一个原因,是和你们的新产业有关。”

    天子大睁双目,“你们一直没走在屋外偷听?怎么我们的新产业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们还是去办了些正事儿的,我们也犯不着在自家偷听。”风和笑着,伸手一指,指向了风芒,“介绍一下,我的徒弟,风家之前的莽夫。”

    天子不知道为什么风和有这么一出,他甩了甩手,“这我认得……”

    风和笑眯眯地,“莽夫从何而来?你不知道了吧?搞情报的。”

    天子撇了撇嘴,没有答话,他所知道的“莽夫”是风芒以搏命手段和人单挑得来的,后来家主特意赐名,“莽夫”就成为风芒的特定名号定下了。这件事情人尽皆知,他不需多言,风和此时特意相问,显然没有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风和自问自答“是因为这风芒善读唇语,他看到别人说他的坏话,他就上前和人争斗。后来更多的人说他坏话,虽是远远的说,却不料他能读懂唇语,受害者们一个个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打,实则是他们暗地里说风芒坏话的缘故。

    “在禁地二长老的家中,我哥风杳和丹歌子规曾经悄然交谈,都被风芒看去了,也就都被我听去了。殇器是吗?风标应该已经和你们介绍过我风家染料制取的事情了,风家的染料制取也需要骨头。”

    天子这下子懂了,“哈。我情报组织加盟你们风家染料制取的方式,是以原料加盟?情报组织炼制殇器失败的骨头,就供给你们作为你们施展巫术,栽种花草的原材料?”

    “啪!”风和打了个响指,“对!反正炼制失败的骨头你们也不能二次炼制是废品了,但在我们来说却是宝物。炼制失败其中必然有法力残留,比寻常的骨头质量还要好,我风家的染料作物一定可能更为丰茂!

    “这可也免得我风家的人每过三年就要乔装改扮,去凡人世界去倒泔水捡骨头了。尤其冬天,一个个孩子手冻得紫红紫红的,我作为家主瞧着也于心不忍呐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舍得花钱哪有这事儿!”天子暗暗吐槽一句,继而长叹着缓缓摇头,“算在算去,没想到是我落在你们的算计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。”风和得意洋洋,“年轻人,我们的脑筋在其他方面虽比不上你们年轻人,可在这生意场上,你们还不够看。”

    天子双眸明光一闪,“是吗?可别闪了舌头!我可要出招了!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风和毫不在意。

    天子道“既然是两方合作,情报组织作为加盟,为风家提供骨头,风家也当给情报组织回报。既然风家所得的部染料都并不外卖而是自用,所以情报组织的收入汇报要从风家的染布收入里抽!

    “我虽然在风家做情报是没有太过关心风家的生意,但还是记下了一些数字。风家卖给世家大族的蓝色红色布匹最贵,一匹布为四丈,而风家的布贵,一尺布在二百元左右,一匹布就在八千到一万元左右。

    “每年个世家大族从风家进购布料在上万匹,则单世家大族的布匹进项,就在亿元。这却还是小头,风家在凡间的布匹一尺为三十元左右,一匹布在一千二到一千五左右。凡间一年卖布在十四万匹左右,进项为二亿多元。

    “另风家还特有织锦布匹,以拍卖为形势,进项在五亿至七亿左右。就传统纯手工行业来说,这盈利已经较为客观。这还只是之前,等我情报组织给你们提供骨头,你们的产量还会有所增加。我情报组织不要多,一年只从中拿百分之一,也就是一千万左右,不过分吧?!”

    一提到钱,风和就完不行了。莫说一千万,一千块在他这儿都得攥半天才愿意出手呢!可世间没有那不劳而获的时候,风和就想着压价,“这,这几年风家的生意不景气了,传统行业竞争激烈……”

    “瞎说,你风家都快垄断了你说竞争!”天子道,“而且八月十六当天我们和杳伯来到风家时,那些欢迎队伍穿得蓝衫,好像是新的啊。你有钱给风家大小上下把衣服换一遍,你在我这儿说没钱?!你这钱不光不能赖,还得要预支!”

    “啊?!”风和感觉自己的头要炸了,没想到天子这出击来得如此猛烈,专挑他的软肋打啊这是!“哎!我想到了!我之前还说风家和情报组织不能有太多瓜葛,以免有个百年之后一方反叛,另一方也被拖下水。

    “这样,我们的合作到此为止吧!为了未来嘛!刚才我和几位长老才向决策团宣布了对于我哥哥的任命,我自己的亲哥哥都是拿个有名无实的情报组织管事的虚衔。合作就,到此为止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!”天子才不干,“在场众人见证,你休想反悔!用剩的骨头赚风家的钱,这好买卖我做定了!”

    风和拍着自己的额头,刚才他还吹嘘自己老辣呢,这会儿他却没招没招的。他一狠心,转头看向大长老,“咱要不联系联系其他正派,把这个情报组织给灭了吧!”

    大长老冷汗都下来了,“您至于的吗?您之前为了显示诚意可让风标把咱的底也抖出去了,您向情报组织发难,就是断绝咱风家的染布行业。那时候您损失可不是这百分之一,而是百分之百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。”风和跌坐在椅子上,最后一拍板,“好吧!就这么着了!”

    天子搓着手,“那咱这钱……”

    风和一瞪天子,“过着这一关吧!杀了那鬼邪,怎么都好说!鬼邪如果对风家破坏,总不能搁置风家的修复……”

    天子通情达理,“真有损坏,我们这笔钱就可以酌情延期。”

    “唉哟!”风和点点头,“那我倒盼着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您盼点儿好事儿吧!”

    风和这可犯了众怒,他连忙扇嘴,“得得得得!不说这些了,风桓去书房拟定合同,咱们趁着这间隙就把事情都搞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风桓答应下来,扭身进入了书房。

    杳伯这时候终于说话,“我的任命也宣布下去了?”

    风和点点头,“是,就按照子规的建议那样,是情报部门主管,享受长老供奉,再多加一元例银。然后也安排了风向标,让他隔着几日之后,其他人咂摸不出其中滋味的时候,让他以实际情形制造舆论,告诉大伙儿这是个完完的虚职。

    “不过如今风家和情报组织有了合作,我们所期望的两方联系减少,似乎越发展越没影儿了。既然如此,倒不如直接给你个长老衔,也没什么大碍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,大事小情要分清,合作是两个势力为单位的,我们要杜绝的是在我们两方出现太多的赖随风。”杳伯道,“所以维持这个位置就蛮好,不做事就有钱拿,天底下没有比这更好的事儿了。重要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?”天子风和竖耳聆听,杳伯一定要点明什么重要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杳伯正经八百的,“我的钱也能预支吗?”

    “嗨!”众人险些把腰闪断。

    风和笑道“您也等这事儿之后吧!”

    “既说回当前之事,我们就入了正题吧。”子规该是最正经的人了,在此刻来说,“我们离开禁地时就有讨论,我们是该去往三长老的布局内,还是该跳过三长老四长老,直接前往五长老的布局呢?”

    风和却问“你有怎样的意见?”

    “我的意见是跳过三长老、四长老的布局,直接前往五长老的布局。”子规答道,“因为三长老四长老的布局既然已经被破坏,则其中我们可能得到的线索就当是相当有限。我估测我们唯一可以得到的也不过是蛮力摧毁一个布局的方法。

    “这对于我们确实是有所帮助的,但就风家人自身来说,应该是迫不得已,下下之策,才会摧毁剩下的布局。因为每一个布局都是世代传承下来的精品,其中价值不可估量。

    “单提一物,二长老布局山林景致内,那一根传导法力的反射丝线,就是如今已经灭绝,世间仅有的无价之宝。摧毁布局,就意味着所有类似于此的东西都将不复。对比一时来说,它们的毁坏换来骷髅鬼邪的死亡似乎是可以接受的。

    “但长远来看,这些东西的失去将是修行界无法估量的损失,未来的钥匙埋藏在过去,修行界很可能因为这些东西的损坏走不了长远。如此,我们宁愿再次将骷髅鬼邪血水封棺的问题交给后世,也应当保这些无价宝物。

    “而这只是我跳过三长老四长老布局的一个考虑,实际上如果到了最后依然没有办法,摧毁布局作为无策之策,该做还是要做的。更重要的原因则有其他。”

   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