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搜书小说 > 女生小说 > 我的幻想生物 > 第二百四十章 风催山雨来
    谢承文的选择是京城,用他的理由就是京城对双方来说都是客场,对此洛诃和李闻鹤除了在心里骂p之外什么都没法说。

    至于时间,谢承文给推到了下个月,也即是三十天之后,他的理由是他要忙着搬家,所以需要点时间,对此洛诃也十分无语。

    虽然他怀疑谢承文是故意拖延时间,以淡化这次比试本身的意义,但是却没法反驳谢承文的理由,他能做的就是今早的将消息放出去,给这次比试定好调门,他很担心谢承文是不是还有后手,会将这次比试的意义给刻意歪曲了。

    事情说完,李闻鹤又说了他的私事,原来,跟鬼友会有仇的正统门派正是道门,说起来,鬼友会的人自称也是道门中人,只是,正统道门都认为鬼友会是清理门户的对象,而且排行绝对在前三。

    这种举着红旗反红旗的家伙最该死!

    李闻鹤提出情报交换的建议让谢承文十分吃惊,他不知道李闻鹤是从什么渠道知道了自己跟鬼友会结仇的,按说,这个秘密云无争一定会想方设法的隐藏起来的。

    谢承文甚至有些怀疑,李闻鹤故意提出这事,或许是一种威胁。

    对于谢承文有些过激的反应,李闻鹤似乎早有预料,他面带笑意的开口道:

    “谢道友,鬼友会一直都是我们重点关注的组织,他们出现在魔都的事情我们也不是才知道的。”

    谢承文狐疑的看向李闻鹤:

    “你们早知道了却没有采取行动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们没有行动呢?”

    李闻鹤似笑非笑的看着谢承文,谢承文轻轻扯了扯嘴角,脑海中,小初心和光辉的分析迅速而准确。

    “指挥官,他的话大致可信,不过现在他脑动略大,这句话或许还有别的意图哦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图?试探我们吗?”

    这个问题小初心就没法回答了,于是搭话的变成了光辉:

    “亲爱的,李闻鹤的消息来源应该跟云无争无关,或许是他们根据魔都的情况推测出来的,他们手里或许有别的渠道,可以确认我们跟陆正庭接触过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这一切都是他们推测的,所以,他是在诈我们?”

    “这个可能性很大,也能说明刚才他为何脑动出现了比较明显的变化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了,这老狐狸!”

    得到了老婆的强力支持,谢承文表示情绪稳定了。

    “李道长,鬼友会这个名字我是不久前才从云部长那里听来的,云部长亲自去魔都就是为了这个什么鬼友会,如果你们需要情报支持的话,应该去找云部长,而不是我,我对鬼友会的认识是很有限的。”

    李闻鹤深深的看了谢承文一眼:

    “云部长跟本道没什么私交,公事公办的话,得到的消息时效性让人发愁,如果谢道友知道什么的话,可以根本道联系,我们可以用你想知道的消息作为交换。”

    果然,谢承文一口否认了自己跟鬼友会有过接触之后,李闻鹤的话风立刻就变了。

    谢承文笑了笑道:

    “这个再说吧,我没事去打听这个不是很奇怪么,云部长上次跟我提起这事,也是因为我和云秀正好就在魔都,他主要是吩咐我们提高警惕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闻鹤点了点头,似乎相信了谢承文的说辞,不过谢承文可没打算就这么结束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李道长,你们既然先发现了鬼友会的踪迹,但最后动手的却是某部门,难道你们原本另有计划么?”

    李闻鹤微笑着摇头:

    “只是想先观察和了解一番再说,没想到云部长他们却先动手了。当然了,也许云部长有他的考虑,或许是我们想多了,毕竟想要顺藤摸瓜钓出大鱼的可能性也不大,否则鬼友会早就不存在了。”

    洛诃之前一直默默的听着,听到李闻鹤如此评说,他不由得点了点头,显然,他也是知道鬼友会的,说起来,逍遥谷是不是也是道门一脉啊?

    谢承文点了点头,一副恍然的样子道:

    “原来你们是准备放长线钓大鱼啊,可惜了,说不定就成功了呢!看来,还是缺乏沟通啊,李道长,你也知道,我就是个半路出家的,对这个圈子了解不多,有些话可能不大合时宜,只是我有些困惑,你们对某部门的戒心为什么那么大呢?”

    李闻鹤大有深意的看着谢承文,认真的想了想道:

    “谢道友,并非我们对某部门的戒心大,而是我们是惊弓之鸟啊。”

    谢承文愕然: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李闻鹤笑了:

    “谢道友,你是不是误解了什么,我们修行者虽然能人所不能,但是面对武装到牙齿的军队,我们一样没辙啊,这是文明主流力量与非主流的对比,我们有什么资格去跟某部门对抗啊?”

    谢承文扯了扯嘴角,这货真是能言善辩啊,好在,谢承文还是知道什么叫做非对称对抗的。

    修行圈如果真的跟执政正面对抗,当然没法顶着飞机大炮的轰炸取得胜利,但是现在修行圈表面上是怂了,一个比一个守规矩,可事实上呢,他们能做的事情很多,他们的触角和影响力正不断的渗透进现实社会,去影响和控制现实社会,这种不对称的威胁才是执政最为担心的。

    不过,谢承文也没打算揭穿这个秘密,毕竟他自己也是修行者,应该站在修行者的立场上思考,而不是相反。

    “所以,你们是担心自己的计划被干扰?”

    李闻鹤苦笑:

    “可以这么说吧,有些事情确实不大适合使用行政手段来干涉,而且某部门的行动效率很低,保密效果又太差,很多事情我们都不敢跟云部长沟通,还有些事,我们是不希望他们伸手进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比如被动超凡者?”

    李闻鹤深深的看了谢承文一眼道:

    “被动超凡者是一把双刃剑,想必谢道友也明白这个道理,这种事情一旦被某部门控制在手,缺乏人手的他们会怎么做用脚趾头都能想到。甚至,他们还会在文化行业大动干戈,这么一来,我们之前的很多布局可能都会被打破。”

    谢承文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可以理解,但是这不正是缺乏沟通才造成的误解么,执政方面恐怕没你们想象的那么糟糕,我个人觉得接触总比不接触好,能谈就去谈,如果大家这么继续误会下去,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呢。”

    李闻鹤叹了口气道:

    “我们不是担心云部长,云部长这个人还是很厉害的,但是,人亡政息的事情屡见不鲜,再说了,这种想法可不是本道一个人的想法,而是圈中的主流看法,就算我认同谢道友的观点也没有任何用处。”

    谢承文呵呵一笑:

    “就是说说闲话呗,毕竟我对圈中人的真正想法还不了解,李道长这么一说,我就明白了,不过我还是那个看法,想要和谐共存,必须双方互相妥协才行,便宜如果给一边都占完了,那肯定没啥好结果的。”

    李闻鹤笑了笑没出声,谢承文笑道:

    “就是说说闲话而已,两位就这么一听,时间也不早了,两位还有别的事情么?”

    从酒店离开,洛诃上了李闻鹤的车子,车子驶上马路之后,洛诃才幽幽开口道:

    “看来你的猜测是对的,谢承文应该就是执政方面培养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是吧,经过这次交流之后,本道更加认定这个推测了,他应该是云无争故意放在外面的一个棋子,这步棋现在看起来还是很精彩的,尤其是这个谢承文的能力之强,真是让人吃惊啊!看来,我们真的要好好检讨一下对策了。”

    洛诃点了点头:

    “你认为他跟鬼友会有过接触么?”

    “肯定有,只是我们没证据,魔都那边所有公共场所的监控视频都被清理了一遍,我们现在拿到的东西比白纸还干净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他们越是这么做,不是越说明谢承文问题很大么?”

    李闻鹤笑了:

    “没证据就是没证据,你不能因为没证据就反推被保护的对象是嫌疑者,这也许是对方故意设置的陷阱呢?跟执政打交道,必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尤其是云无争这头老狐狸,一不小心就会被他坑了。”

    洛诃沉默了片刻,点了点头道: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“下来,我们先将这次比试的安排放出去,这次京城之约估计会十分热闹,谢承文这个安排,未必没有云无争的手笔,也许,他们是要借这个机会向圈子传递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“他想要重新洗牌?”

    “重新洗牌倒是不至于,但是重新分一下蛋糕,至少,重新谈一谈还是能实现的,当然,前提是谢承文能取胜,至少,不能败。”

    “哼,败了就没有谢承文这个人了。”

    李闻鹤冷厉的眼神闪烁着,淡淡的点头道:

    “虽然有些不公平,但是这世上原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。”

    “洛诃师兄,你有把握么?万一,我是说万一败了虽然谢承文不至于下狠手,但是面子上可就不好看了。”

    洛诃冷笑:

    “修行者之间的战斗,从来都不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,他虽然天份惊人,但底蕴还差的远呢。”